• <tr id='ztrxg'><strong id='ztrxg'></strong><small id='ztrxg'></small><button id='ztrxg'></button><li id='ztrxg'><noscript id='ztrxg'><big id='ztrxg'></big><dt id='ztrxg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ztrxg'><table id='ztrxg'><blockquote id='ztrxg'><tbody id='ztrxg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ztrxg'></u><kbd id='ztrxg'><kbd id='ztrxg'></kbd></kbd>
  • <i id='ztrxg'></i>
    <i id='ztrxg'><div id='ztrxg'><ins id='ztrxg'></ins></div></i>
  • <dl id='ztrxg'></dl>
    <ins id='ztrxg'></ins>

  • <acronym id='ztrxg'><em id='ztrxg'></em><td id='ztrxg'><div id='ztrxg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ztrxg'><big id='ztrxg'><big id='ztrxg'></big><legend id='ztrxg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<code id='ztrxg'><strong id='ztrxg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    1. <span id='ztrxg'></span>

            <fieldset id='ztrxg'></fieldset>

            蠶花娘子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6
            • 来源:百色助学网王杰不雅视频_免费视频在线观看爱_国语自产精品视频学生

            傳說,蠶花娘子的傢住在半山的溝溝裡。

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早年間,杭州裡佛橋地方有一個聰明能幹的小姑娘,名叫阿巧。阿巧九歲時,娘死瞭,丟下她和一個四歲弟弟。爹討瞭一個後娘。後娘生的蠍子的心,待阿巧姐弟可兇哩!這年深冬臘月,有一天,後娘叫阿巧背著竹筐,冒著北風出去割羊草。在這天寒地凍的時候,哪裡還有青草呀!阿巧從早晨跑到黃昏,從河邊找到山腰,一絲嫩草也沒有找到。她身上冷,心裡又怕,就坐在半山腰上嗚嗚地哭起來瞭。哭著哭著,突然聽到頭頂上的一個聲音說:

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“要割青草,半山溝溝!

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要割青草,半山溝溝!”

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阿巧抬起頭來,見一隻白頭頸鳥兒,撲楞楞地向山溝裡飛去瞭。她就站起身,擦幹眼淚,跟著白頭頸鳥兒走去。拐個彎,那白頭頸鳥兒一下不見瞭。隻見山溝口挺立著一株老松樹,青蔥蔥的象把大傘,罩住瞭溝口。阿巧撥開樹枝,繞過松樹,忽地眼前一亮,見一條彎彎曲曲的小溪淙淙地流著。小溪岸邊花紅草綠,美得象個春天。

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阿巧見著青草,就象拾到寶貝一樣,忙蹲下身子割起來。她過走邊割,越走越遠,不知不覺間,竟走到小溪的盡頭。

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她割滿一竹筐青草,站起來揩揩額角上的汗珠,卻見前面不遠的地方,有個穿白衣系白裙的姑姑,手裡拎著一隻細篾打的籃子,正在向她招手。那白衣姑姑笑嘻嘻地對阿巧說:

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“小姑娘,真是稀客呀,到我們傢住幾天吧!”

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阿巧抬眼望去,眼前又是另一個世界:半山腰上有一排整齊的屋子,白粉墻、白蓋瓦;屋前是一片矮樹林,樹葉綠油油的比巴掌還大;還有許多白衣姑姑,一個個都拎著細篾籃子,一邊笑、一邊唱,在矮樹林裡采那鮮嫩的樹葉。

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阿巧很高興,就在這裡住下來瞭。

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以後,阿巧就跟白衣姑姑們一起,白天在矮樹林裡采摘嫩葉,夜晚用樹葉喂一種雪白的小蟲兒。慢慢在,小蟲兒長大瞭,吐出絲來結成一個個雪雪白的小核桃。白衣姑姑就教阿巧怎樣將這些雪雪白的小核桃抽成油光晶亮的絲線,又怎樣用樹子兒把絲線染上顏色:青子兒染藍線,紅子兒染赤絲線,黃子兒染金絲線……白衣姑姑還告訴阿巧:這些雪白的小蟲兒叫“天蟲”,喂天蟲的樹葉叫“桑葉”;這五光十色的絲線,是給天帝繡龍衣、給織女織雲錦的。

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阿巧住在山溝溝裡,和白衣姑姑們一起采桑葉,一起喂天蟲,一起抽絲線,日子過得很快活,一晃就三個月過去瞭。

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這天,阿巧忽然想起瞭弟弟,叫弟弟也到這裡來過好日子吧!第二天天剛亮,她來不及告訴白衣姑姑,就自顧回傢去子。

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臨走的時候,阿巧還帶走瞭一張撒滿天蟲卵的白紙。另外又裝瞭兩袋桑樹子,一路走,一路丟,心裡想:明天照著桑樹子走回來好啦。

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阿巧回到傢裡一看,爹已經老瞭,弟弟也長成小夥子啦!爹見阿巧回來瞭,又高興又難過地問:

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“阿巧呀,你怎麼去瞭十五年才回來?這些年你在哪裡呀?”

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阿巧聽瞭,就把怎樣上山,怎樣遇見白衣姑姑的經過告訴瞭她爹。左鄰右舍知道瞭,都跑來看她,說她是遇上仙人瞭。

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第二天一早,阿巧想回到山溝溝去看看。剛跨出門,抬頭望見沿路的一道綠油油的矮樹林,原來她丟下的桑樹子,都長成樹瞭,她沿著樹林,一直走到山溝溝裡。山溝口那株老松樹,還是象把傘一樣的罩著,再要進去就找不到路瞭。

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阿巧正在對著老松樹發呆,忽見那隻白頭頸鳥兒又從老松樹背後飛瞭出來,叫著:

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“阿巧偷寶!

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阿巧偷寶!”

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阿巧這才想起臨走的時候,沒有和白衣姑姑說一聲,還拿瞭一張天蟲卵和兩袋桑樹子,一定是白衣姑姑生瞭氣,把路隱掉不讓她再去瞭。於是,她回到傢裡,把天蟲卵孵化,又采來嫩桑葉喂它,在傢養起天蟲來。

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從這時候開始,人間才有瞭天蟲。後來人們將天蟲兩字並在一起,把它叫做“蠶”。據說,阿巧在半山溝溝裡遇見的白衣姑姑,就是專門掌管蠶繭年成的蠶花娘子。